「粤澍」冲了个喜「短/完」

1.


白家少爷想逃婚。

是的,他姓白,叫家少爷。

他那不靠谱的爹打算趁着城东彭二三老爷他们家大公子病危把他送去冲喜。

我才不干呢!白家少爷在屋子里这么梗着脖子吼,被姨娘两个手指一下夹住嘴巴,扯成了个扁嘴鸭头。

“哎呦我的小少爷,这是好事啊!”苦了半辈子的姨娘脸皱成了蛤蟆。“彭家那可是条财大气粗的地头蛇,你要进了彭家的门,又没有传宗接代的苦恼,那可是好处大大地呀——”

“好什么?”暴脾气的白家少爷一拍桌子,“我那么多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没去,凭什么让我去!不就是瞧着咱娘俩没靠山才当这个笑话么!”

姨娘眼圈一红:“可是帖子也合了礼也下了,婚期就是下月,你现在说不行,你爹也得听啊。”

白家少爷默然。是,连名字都起的如此随便又怎么可能是个受宠的,从小到大连爹的面都没见几次,大概要不是八字长得好这个冲喜的任务还落不到自己头上。

他想逃跑,可他跑得了姨娘跑不了,这种事一出打个半死是肯定的。

所以白家少爷咬咬牙——去就去了,大不了早早折腾死那病秧子也好早早清净。

于是,这样一桩各怀鬼胎的诡异婚事,就成了。



2.


关于男人和男人成亲,走不走正常礼节的都不要紧。随便裁个红褂子,把人塞进马车,再从大门往家里这么一迎,连堂都不用拜,成了。

当然,彭家公子那病怏怏的样子,想拜堂也得先站得起来。

白家少爷在红彤彤的新房里到处转悠,一会儿嘬杯小酒,一会儿刁颗毛豆,啧啧感叹着这就是家大业大的好处,到处的透着股恶俗又让人羡慕的财气。

吱嘎一声,房门应声而开。白家少爷一回头,看见四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抬着一床被和进来,毛豆差点卡嗓子眼里。

哦,不是被和,被子底下还有人呢。

四位壮士轻手轻脚地放下担架,又万分小心地把架上的人抬上鸾凤床。冲着白家少爷齐齐喊了声“少奶奶”,利落地转身走了。

白家少爷雷劈一样地愣住,等到两扇门重新关上才暴跳如雷——谁XX是你家少奶奶?!老子明明就是爷爷!

咳。

床上被子底下传来极微弱的咳嗽声,白家少爷耳聪目明,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窃喜凑近过去,伸出根指头杵杵那团软软的小山包。

“喂,你还能活多久?”他不怀好意地问。

被子下露出一张剑眉星目的脸,就是脸色白的有些脱了人形,眼睛倒灼灼亮亮的不像病重之人。

“抱歉不能如你所愿,我还要活很长。”彭大公子居然意料之外地没生气,反而还有些谑笑地看着面前这个心怀鬼胎的家伙。

“呿,没意思。”白家少爷一屁股坐他身边,扭着头捧脸去看他,“你爹是不是糊涂?就算我八字重能压得住你,弄个男的进门算怎么回事?”

彭大公子还是好脾气地微笑:“对,他脑子有病。”

“……”

人自家儿子都跟着骂了,白家少爷突然不太好意思把满肚子的牢骚再倒出来,清了半天嗓子,别别扭扭地开口:“你……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好歹也算一家人了,不知道名字有些不太过得去。

“姓彭,名大公子。”

“……”

“其实吧……你爹,也挺随意的。”




3.


白家少爷在兴冲冲地进行了几天“气死彭公子,早早做鳏夫”的计划后,发现这条路似乎行不太通。

就他观察,这人虽说咳嗽不断,脸色白得和纸一样,但是完全没有病入沉疴无药可医那种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虚弱劲儿。

哪家病人中午能吃半只鸡?

哪家病人有精力和自己斗嘴?

哪家病人大半夜的不睡觉盯着枕一枕头的自己乱乐一气的?

连彭老爷那日都来找过,一个劲儿夸他果然八字和彭大公子相和,算命的这回没骗人。

白家少爷越琢磨越不对劲,眼见打得噼啪乱响的算盘就要碎成粉末,他不甘心地跑出去找到自家狗头军师陈大老板的地盘一吐苦水。

“要我说,你就干脆和人好好过得了,这样你姨娘在白家不也好讨生活么……恩,阿光你别动手,让他自己倒。”陈大老板大咧咧地坐在太师椅里抿着碧螺春,眼瞧自家心善的小公子要去斟茶,连忙一拽手腕把人扯回自己怀里。

啧啧,这宝贝的。

白家少爷狂翻白眼——当年陈大老板不吭不哈地把夏家的宝贝命根子给拐走的时候,他好歹还看着多年狐朋狗友的交情上藏了两人一阵子,这才没过几年呢,就把恩人给抛脑后了。

见色忘义,见色忘义,祖宗们诚不欺我啊。




4.


要说白家少爷也是个心宽的人。

陈老板说让他好好过日子,他辗转反侧对着彭大公子熟睡的脸想了一晚上,不得不承认狗头军师说的还是有点道理。

于是彭大公子第二天一睁眼就被两只大黑眼圈吓了个半死。

“我想过了。”白家少爷盘腿儿坐在床上,往他后背塞了几个靠枕,“既然你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我也就暂时不盼着你死了。”

彭大公子颇为欣慰地点头:“借你吉言了。”

“毕竟你要死了,我还得回白家去。”

“是啊。”

“我回去,肯定又是没什么好日子过的。”

“可不。”

“而且我觉得,你家呆着还挺舒服。”

“你喜欢就好。”

“赶明儿万一你真死不了,我还能把我娘接过来,你看?”

“都随你。”

“你真好,我更不想你死了。”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屋外听见动静进来准备伺候梳洗的丫鬟听到这里,差点摔一跟头——

您二位,真太实在了。



5.


说也奇怪,谈开了之后,彭大公子的身体是一天好过一天。不出一个月,就能被人推着满府乱转了。

“就说你得多晒太阳,你看你现在气色多好。”白家少爷停在柳荫下,随便揪了根柳条编了个翠绿翠绿的草环,往彭大公子头上一套——“嘿,你脑袋还挺大。”

彭大公子不自在地清清嗓子:“明明你做的小。”

白家少爷一挑眉:“还敢顶嘴,你是真有力气了?”

连忙从嗓子里憋出两声咳:“咳咳咳……还没。”

“就是。”懒得管他真咳还是假咳,白家少爷乐呵呵地调整着柳环位置,边看边赞赏自己的手艺,“还别说,这玩意儿和你脸色还真挺衬。好看。”

彭大公子完全只听见最后一句,遂乐得两排牙齿光光亮亮:“我也觉得好看。”

一旁伺候的丫鬟打心底里呿了一声——您连看都没看呢,也好意思舔着脸睁眼说瞎话。

“少奶奶,中午日头大,咱们还是进去吧。”

彭大公子闻言,轻描淡写地瞥去一眼——以后别叫少奶奶,叫少爷爷。

完全没意识到不对劲的白家少爷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陈大老板和夏小老板一进主院,看见的就是彭大公子顶个绿油油的花环被白家少爷推着,两人脸上两脸傻笑,万分刺眼。

陈大老板转身就走。

“咦?你不是要找彭大哥么?”夏小老板操着糯糯的声问。

“不找了。”陈大老板牵着他手快步出了院门,“这眼瞧着都骗到手了。”

“可是——”

“阿光啊,我听说附近这两天在办灯会,吃的——”

“走走走走走!”




6.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彭大公子生龙活虎地把白家少爷吃抹干净之后,他才想起来嚎上那么一嗓子。

——说,你是不是早有预谋?!

看着他浑身上下光不溜秋还叉腰瞪眼作凶狠状,彭大公子忍俊不禁,猛地一下起身扑倒,鼻对鼻口对口,无辜地眨眼。

——哪有。明明就是你冲喜冲好的呀。




【完】




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好喜欢这种“其实我早就盯上你了”的剧情……

惯例——日常什么的,真的懒得写……😂

继续爬文去,正经的东西没搞出来,整了一篇乱七八糟的出来,不晓得我会不会被打死😂 但是这种不费脑子想梗的文真的好顺手23333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4)
热度(9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