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澍粤」【知乎】如何看待办公室恋情?「短/完」

如何看待办公室恋情? 

🖋写补充说明

 💬添加评论   ▷分享•邀请回答                                        ⚐举报

———————————————————————————————

256个回答                                                              按投票排序

——————————————————————————————─




陆仁嘉,鸳鸳相抱何时了,鸯在一旁看热闹

猴哥喝奶、我给树苗浇橙汁、兔子喜欢沐浴露 等人赞同  


     实名反对所有说办公室恋情破坏办公氛围的人,明明就是谈恋爱的双方态度决定一切,恋爱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

     以下上实例。


     先介绍一下,本人是个私企里普普通通的小秘书一枚。我家boss,部门的副总经理,是个183cm、大概三十左右,不笑像杀人一笑傻白甜的正经高富帅。

     以上为背景。


     其实当年知道要当boss秘书时我还小小地意乱情迷了一下,心想这等绝色放眼前万一我一个把持不住怎么办。

     呵呵,too naive。

     其实这位大爷真身就是个身兼强迫症、洁癖和龟毛的完美主义者。

     请问你们谁泡茶一根根数着茶叶泡?贵乎能否感受到我第一次见到这位爷捏着茶叶杆儿往杯子里扔的时候那种内脏被翻出来让雷劈的感觉么?

     关键的关键,他还有个规矩——单数日子放单数茶叶,双数叶子放双数茶叶,于是乎我每天一进办公室瞧见的就是boss小鬼附身一样念念叨叨自言自语往杯子里捡茶叶……

     之后一天我加了个班儿,把接下来一月每天早上的茶叶分量都给数了出来。其实当时我本意是刚刚工作,能讨好一下上司就讨好一下上司,结果第二天boss接过那几包茶叶之后给我的那个眼神,我到现在都记得——就好像寒冬腊月走丢了好几天的小奶狗终于瞧见家里的光,一双超大的鹿眼圆乎乎又湿漉漉。我心里母性一下就翻成了海啸……

     然后,boss一抿嘴,赏了我一个十万分腼腆的微笑。

     Duang。

     Boss大人,你真正的属性,是傲娇才对吧?

     然而第二天上班我依旧看见他在数茶叶。追问理由,boss答曰——怕你数错。


     扯远了。

     话说我们这个公司的总经理两个月前退休了,按理来说虽然boss有些太年轻,可是能力在啊,估计他也觉得自己这个位置十拿九稳,那两天上班虽然一如既往的面瘫,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本王很高兴,快来讨好本王”的气息。

     然而——董事会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神经,直接一纸任命书,把据说是家族里刚刚从国外回来的小少爷空降了下来,一屁股抢走了boss已然把半个腚放上去的宝座。

     任命书下来那天,我刚读完就听见副总办公室里有东西倒地的声音,还以为boss怒火攻心晕过去了,急忙就往里冲,结果打开门就看见boss正蹲在地上,手里握着一根残缺的木头——如果我没记错,那是公司刚添置的一把装饰用木椅的四条腿之一。

     虽然boss马上表明他只是想试试这椅子到底有多结实,但毕竟解释就是掩饰,到手的肉被抢不可能一点都不心塞,所以我当即下定决心——无论怎么样,誓和boss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坚决不给空降兵好果子吃。

     结果,没多久我就叛变了。

     不要问,颜控的底线在哪里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就叫空降兵为B公子吧。

     B公子第一天来公司的时候整个楼层的花痴都轰动了。盘儿靓条儿顺说的就是这位少爷——皮肤超好,眼睛超亮,人超喜欢笑外加好有礼貌,简直浑身上下都是苏点,所以我无耻地叛逃了——

     那啥,毕竟公司人家自家开的,下放当个总经理历练历练也是很正常的事嘛。

     其实我原本以为boss会给B公子使绊子,没想到他一脸平静地表示了欢迎,从一开始就各种和谐。

     虽然在我看来这种和谐非常诡异,恩。

     我们公司是这样,总经理办公室和副总办公室挨在一起,boss办公桌靠着右边墙,B公子办公桌靠着左边墙,屋子用玻璃隔断,所以不拉百叶窗时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对方。

     前任经理在的时候,隔断窗两侧的百叶帘一直是放下的,但B公子说喜欢敞亮,没过多久就把它们都掀起来了。

     我当时还奇怪——不都说国外挺讲究隐私么?怎么他就喜欢把一切都敞着给别人看?

     根据后来的情况发展,我果真是too naive。

     我的工位正对着B公子和boss的大门,能从桌子后面直接看见办公桌,所以B公子来之后的两周我渐渐深陷在一种微妙的疑惑中——

     比如为什么B公子总是看着看着电脑就挂上一副神秘莫测的微笑,比如为什么boss经常耷拉着个脸嘟嘟囔囔从办公室冲进茶水间并且一待就是二十分钟,比如为什么电话上能讲,B公子非要亲自跑到boss那屋还靠的各种近,再比如为什么这俩人总是喜欢一起结伴上洗手间——女生这样做还算正常,可男生一起去厕所能干什么?比大小么?


     你们在想什么,我说的是水声大小。


     B公子是空降兵,我们刚开始还以为这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几天后才发现他学起东西又快又认真,于是好感那叫个蹭蹭蹭地往上蹿。

     新领导驾到,欢迎会是免不了的。公司附近一个酒店的包间是我们长期包圆的地方,聚会就订在那儿,时间是B公子来了大约一个月后的一个周五。

     那天boss兴致好像也很不错,不吭不哈地喝了许多酒,还冲我乐了好几回,搞得我嘴里的红烧肉差点卡进嗓子眼,还是B公子一脸温柔地凑过来问我有没有事。

     要说B公子那真是活跃气氛的一把好手,三言两语就把气氛给挑得飞起——我们部门毕竟平均年龄才二十七八,一群年轻人玩儿着玩儿着就HIGH到不行,喝酒划拳怎么热闹怎么来。而我生怕场面失控就没敢喝,B公子也没怎么碰,就坐到我旁边一边嘬着橙汁一边跟我说话——讲真,B公子的男低音真是好听到不要不要,说什么都感觉和诗朗诵一样。

     大概在快结束的时候,我瞧见boss喝得醉醺醺地跑出包间,就打算追出去看看,B公子说大晚上我一个女孩子不太方便,自己跟了出去,一去就是二十多分钟,我想着“这俩人不会打起来吧”就去看情况,结果刚走到男厕门口,就听见里边传来boss高了半个八度,醉意和傲娇齐飞的声音——

     “说!你是不是想泡我!”

     ……

     ……

     ……

     男神没想到你醉了以后是这样的男神。

     B公子说什么我并没听见,就在我还顶着巨大压力杵在男厕门口愣神的时候,他突然就从里边出来了。

     这就很尴尬了。

     B公子还是很有礼貌地点了点头,然后在我纠结于是撒谎还是坦白的时候先开口问我都听到了什么。

     真不是我夸张,当时他那个语调听得我后脊背一阵发凉。

     可话都说到这份上我要再抵赖那就真心太没脸没皮,索性和盘托出盼着能得个全尸,并且表示这个美丽的误会这辈子都会烂在肚子里。

    可我没想到,B公子倒是很干脆地点了头——

     不是是误会啊。

     ……

     其实早晚要公开,你往不往外传的没什么区别。

     ……

     小陆啊,你和他工作时间长,回头来我办公室一趟,我们好好聊聊。

     ……

     B公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B公子。



     要开会了,一会儿回来更。


     ---------更新的分割线--------


     回来了。


     话说B公子是真·反拖延症的典范,周一一上班他把我叫进办公室,为了私密还特地把屋子里所有的帘都放了下来。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本着对boss负责、对双方负责的态度,我先严肃地询问了B公子的真实意图,在得到相对肯定的答案后,双方在小黑屋里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并对boss大人这两年来工作和私人感情上的动态交换了意见,最后达成了狼狈为奸,哦不,沆瀣一气,也不对,是友好合作——的一致理念。

     从B公子办公室出来的一瞬间,我看着整个楼层不知内情的吃瓜群众,一股微妙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姐姐上了奸情的围观最前线啊!妥妥的战地记者啊有没有!

     然而还没等我从这份殊荣中缓过劲来,就被boss阴着脸拽进他办公室,指着我上周交给他的年终总结说要重写。

     其实这种总结一年年的都差不多,我是照着去年的一份改的,按理说不该有错,但boss就是boss,尤其是我现在要帮着B公子“算计”他所以多多少少有些心虚,就拿了回来打算趁午休的时候给做完。就在我趴桌子埋头苦改时,B公子正巧路过,我把boss的意思说了,他翻了翻原本的总结,放进自己办公室。

     “好歹是盟友,这份忙还是帮得上的。回头我跟他说算你通过,去吃饭吧。” 

     论和上司搞好关系的重要性——我一边感动着一边这么想。

     然而还没感动一段时间呢,我就发现最近公司的气氛有些诡异——就好像所有人都在躲着我一样。我进茶水间,里边的人一下子就散了;在洗手间碰到平时交好的同事,对方也只是敷衍地笑笑。真不是我敏感,但有些人背后的议论我还是听得到的。

     虽说不算职场新人,但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还是挺让人泄气的。

     祸不单行,boss这天又打回了我的会议报告,一个星期第三次重写,很明显他不高兴,我也不高兴——这种找茬行为实在太明显,想忽略都不行,可我想了又想,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他突然这么针对我。

     我俩面对面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不下,隔壁B公子估计是感觉到了气氛不对,跑过来借口董事会的事情把boss支了出去,然后我没忍住有些委屈地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没想到B公子听完了既不担心也没指责,而是再一次露出欢迎会那天晚上那种高深莫测的“阴笑”,开始跟我爆料——具体来说就是有人放出了风声,把我如何和B公子偷摸勾搭上的奸情描述得那叫个细致。而证据就是那份年终总结明明不合格,却因为B公子给说情,boss才给勉强通过。

     我连听都没听完,吐血三斤。

     是哪个不要脸的散播这种谣言?!

     然后就见B公子无辜地指指自己鼻子——我这个不要脸的。

     那一瞬间我看着那张小俊脸,脑中出现了男神诸葛先生的一句至理名言——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小陆啊,所谓放长线钓大鱼,欲擒故纵,这都是手腕,学着点。

     那是我第一次对这位大爷产生种一脚踹到他脸上的冲动。

     呵呵,您高兴就好。

     反正据B公子说,自打那天我俩在小黑屋密谈后他就把这个消息放出去了,导致boss最近都不怎么理他以及对我越来越挑剔。其实平静下来后一想,boss这样的反应简直正中了B公子的下怀嘛,这傲娇明显就是在吃醋啊。

     好吧,为了领导们的幸福,牺牲一下小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更新的分割线--------


     评论里很多人嫌我啰啰嗦嗦半天说不到重点,那我就直接跳重点了啊。

     反正就是在那之后的几个月我是对流言保持着默认态度,B公子在年终时也没亏待我,给封了个厚厚的奖金红包权当补偿,并且承诺不会影响我以后在公司的发展,所以我也就随人说了去。倒是boss在刚开始暴躁了几周之后,不知道被B公子用什么方法给镇住了,又回到那个盐一天甜三秒的高富帅。而他俩呢,还是和往常一样,因为意见不同偶有争论,但基本打过嘴架之后还是会前后脚跑进洗手间,至于他们是不是在里边打另外一种嘴架——我真的不知道。

     但是,最近我却忽然惊人地发现,boss……他居然……会撒娇了……

     举例——

     我是唯一同时拥有二位boss微信的人,这俩朋友圈的数目少之又少,一天boss去集团培训,发了张偷拍的讲师图,配了几个字——“枯燥。-.-”

     我给点了个赞,结果下午的时候发现蹦出来两条提示——

     B公子:你学坏了~

     Boss:我本来就是坏 -.-

     我:0-0

     这是在撒娇吧?这是在撒娇吧!

     B公子,胜利的曙光你看到了吗?



     总觉得一写又刹不住,一回忆发现生活中处处是奸情,我当时却没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

     B公子一直没说,我也一直没问他们究竟进行到了哪一步,boss究竟知不知道我只是个挡箭牌,以及B公子说的公开究竟是什么时候公开。虽然现在这个社会开放了许多,这种事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他俩还没在一起时B公子就早早表明了态度,我还小小地乱感动了一把。

     春节的时候,部门考评下来,全集团第一,又恰巧撞上B公子生日,B公子便提议让我们到他家去小小地聚个餐庆祝一下。

     B公子家是个宽敞的小复式,楼下就是繁华的商业街,晚上屋里不开灯都相当亮堂。我们一边把礼物堆在玄关,一边开玩笑地说他受资本主义毒害居然这么会享受生活,结果一进餐厅,所有人都愣了。

     是的,你猜对了。

     Boss黑色T恤黑色长裤、腰间围个深紫色的围裙,正在厨房里熟练地扒拉着菜,看见我们一抿嘴,还没笑够一秒又是正经脸。     

     基佬紫啊,good job!我心里为这个双关默默点赞,扒开僵住的群众和boss打招呼。他俩倒显得挺自然,端了菜开了酒招呼我们在桌边坐下,而boss已经俨然是这个家的另一个主人,对碗碟筷子的位置一清二楚——于是我发现落在我这个“悲剧女主角”身上同情的目光似乎越来越多……

     点上蜡烛的时候,屋里的灯全灭,B公子坐在boss旁边,双手合十一字一句地说——我希望与我在乎的人一起成长,直到任何人都再也无法阻止我们在一起。

     还有世界和平。Boss盯着烛光,接了一句。

     从我的角度看他,发现他其实始终都在笑。

     还有世界和平。B公子闭眼,微笑着重复。

     真的,你们无法想象那两张被烛光映着的脸有多美。


     有酒有肉有朋友,推杯换盏的很是尽兴。Boss又喝了不少,B公子作为寿星也是主要攻击对象。或许是这回的气氛到位了,boss大人全程变身甜豆,好几个人壮着胆子打趣时还会瞪瞪一双鹿眼故作凶狠,不满三秒又准是破功,噗嗤一下乐得倒到B公子肩上。

     啧,真是没眼看。

     饭后我们一群人自告奋勇去洗碗,厨房里热火朝天地干活倒是热闹,无奈B公子家的消毒机实在过于复杂没人会使,我就被推了出去找人问个明白。结果整个一楼都搜遍了都没见人影,正在犹豫的时候就听见楼上咣当传来好大一声响,心里咯噔了一下,也顾不上什么礼貌不礼貌的直接冲上了楼。

     二楼的卧室大门是敞开的,雪白的墙面上一倒被门把磕出来的黑色印记,我在楼下听到的大约就是门板撞到墙面的声音。

     而正对卧室门的屋内有个玻璃隔板,然后我就看见B公子一把把背对我的boss整个人推在玻璃上,凑上去吻得很是一心一意。

     Boss也是喝得醉醉的,勾着他脖子边啃还边一个劲儿地喘得很大声。

     再然后我看见只露出来半边脸的B公子突然睁开了眼,不动声色地冲我使了个眼色。

     我敢打赌,在门关上之前,我绝对瞄见B公子把手摸进了boss的黑色T恤里。


     那天晚上我打发一群好奇的吃瓜群众们打发得很是辛苦。 

     

     The 摁的


     ---------更新于15.03.21--------


     很多评论说我并没有回答题主的问题,难道这个故事还不够明显么?

     爱了就追,用尽全力地追,追着了就虐狗,无所不用其极地虐。

     说实话boss他们不是没有遇见过阻碍。他们两方来自家庭的巨大压力,别说是他们本人,就连旁观的我都觉得苦。只是我不太想回忆那些日子,毕竟他们现在过得很好,前所未有的好。而且我也即将跳槽,今天他们把我叫了过去,给了两封极漂亮的推荐信。

     我在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无论是工作也好,还是对情感的态度也罢,他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


     ---------更新于16.05.20--------


     好久不见。

     万没想到这个故事居然还会有后续。

     就在昨天,我突然收到一个礼盒,美国寄来的,发件人的名字异常眼熟。

     礼盒里就三样东西:

     邀请函,两张机票,还有一套伴娘的小礼服。


编辑于12:28  1145条评论  感谢  分享  收藏•没有帮助•作者保留权利







我总觉得自己越写越烂,傻白甜最后只剩傻了也是没辙。其实办公室恋情可以很精彩,无奈能力一般水平有限,只能将将把脑洞变现,留等日后慢慢修改吧。

重点是,我终于突破了自己一把写了澍粤!快称赞我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7)
热度(104)
  1. 初心不变 转载了此文字
    破破的文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