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澍·希光」你们地府每天都想搞个大新闻「极短/完」

【居然那么甜的黑白双煞梗没人写?】

【巨大的OOC和巨无聊的脑洞,慎入。】

>>>


    -1-

    话说,地府最近出了件奇事。

    奇到什么程度——平日里最喜欢宅的五方鬼帝这两天打着“上山下乡送温暖”的旗号来阴司溜达了数十趟,正大光明蹭吃蹭喝外还趁着地藏王回家探亲的空当好好欺负了一下他家那只眼睛特别小的谛听。

    奇到这种程度。


    十殿阎罗很是郁闷。

    他们阴曹地府本来每天过的是死气沉沉的正常日子,突然多了这几位上蹿下跳的闹货只想给白眼好么。

    还有那个谛听,出去别跟别人说你是跟这儿混的,真丢人。


    “所以各位,你们究竟来做什么?”

    片刻静默,五鬼帝齐齐回头:“你家黑白无常呢?”

    阎王们面面相觑。

    “上班。”




    -2-


    及目处,到处是血。

    五十岁的中年人站在马路中央,呆滞地盯着面前地上已经看不出人形的尸体。

    “老兄。”

    肩上被拍了一下,男人回头,眼前一花——

    “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吃烧烤……”

    路边烧烤店三十一套的音响很是应景。


    “你们是……”男人艰难地把视线从对面俩人肩膀上碗口粗的金链子上挪开。

    个子稍矮的那位有一双笑眯眯的眼:“在下白无常——”

    “……”

    死不出声的黑脸高个子被胳膊肘狠狠一怼,咬牙切齿开了口:“我黑无常。”

    [给您拜年了……]

    “……真不好意思,您刚刚被撞死,我们来接您下去。”

    [不是拜年啊。]

    男人有点失望。

    “我以为黑白无常是……黑白的。”

    黑无常翻得眼仁到了后脑勺。

    白无常笑容一抖,上前几步热情地揪着身上T恤往男人面前扯:“是这样的,最近我们地府正在搞活动设计新的工服,这位先生,您对我们的着装有什么不满吗?”

    语气怎么听怎么和蔼可亲。

    黑无常在远处摇头摇得脖子快脱臼。

    男人咽咽口水,只觉得这位鬼差同志身上画满青面獠牙的T恤外加手上五大戒指非常晃眼:“没、没啊,这个衣服,挺别致的……”

    “没事没事,我们现在正在进行顾客满意度调查,您对我们的工作有任何不满都可以提出来。”

    “并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黑无常十分同情。

    人死了都要受威胁,心疼。


    


    -3-

    

    黑白无常每天的工作——按小白同学的话说,类似导游。

    “今天新来的朋友注意了,咱们刚才经过的那座桥就是传说中的奈何桥,过了奈何桥你们就正式成为我们阴司的一员——来,呱唧呱唧一下。”

    “……”

    黑无常一个冷战:尴尬症犯了怎么办。

    “……好的现在往左看——左边桥底下那条河就是传说中的忘川河,桥头的那个驼背老太太就是传说中的孟老太——有问题?说……不不不忘川河本来就是黄的……这位大娘你不用担心我们这里没有污染……那里边不是垃圾是没投胎的野鬼……不好意思小朋友我们中国鬼不喝牛奶……”

    推开面前牛奶罐,白无常内心是崩溃的。

    无比可怜地向人群外投去一眼,黑无常拎着胳膊粗的铁链迈开长腿往他身后一站作面瘫状:“安静。”

    小白同学又精神了。

    “那么现在各位往右看了——那边那块黑了吧唧的石头就是传说中的三生石,石头旁边绑的是传说中的铜蛇铁狗,不想在投胎之前缺胳膊少腿就不要随便调戏他们。”

    “来来来,跟着小旗走,咱们现在就去见见传说中的各位阎罗——”

    黑无常双手环胸跟在队尾,琢磨着下次去阳间带本新华字典回来。

    六个传说中。

    做鬼也不能太没文化。



    -4-


    崔判官偏头痛。

    按理说他算是整个阴司除了阎王的头号人物,捧着生死簿握着勾魂笔,想给谁加寿加寿,想打谁归阴归阴,权冠地府威风八面。

    地藏王有天闲着无聊,瞧见他正和下了班的黑白无常凑一起唠嗑,一拍大腿送了仨人个响亮封号——D(地)F(府)BOYS。

    白无常:呵呵。

    黑无常:……

    崔判官轻哼,掸掸自己身上红袍:我是门面担当。


    崔·门面担当·判官,此刻正捧着脑袋“怒视”堂下一脸懵懂的奶娃。

    小娃娃才七八岁年纪,抱着个牛奶罐子正嘬得起劲。

    崔判官觉得他DFBOYS的威信受到了挑衅。

    “你——”

    脚边的谛听突然动了动:“等等。”

    崔判官低头,作诧异状:“你醒着啊?”

    谛听:“……老子眼睛小归小,还是能看得出来是睁着的好不好?!”

    崔判官耸肩。    

    谛听拿爪子给自己顺气——早晚有一天让这个门面担当破相。

    “喝奶吗?”

    发面团子样的小胖手攥着玻璃罐递到面前,谛听看看罐中乳白色的液体直皱眉:“这是什么?”

    “妈妈说,生气就喝奶,喝奶就不生气了。”小孩手伸得很直。

    谛听歪头:“那你妈呢?”

    崔判官踹他屁股一脚。

    小孩跟着谛听歪脑袋,眼睛睁大大:“我也不知道,我很久没见过她了。”

    崔判官低下身子凑在谛听耳边嘀咕:“他母亲两年前就来过我这里。”

    瞧瞧某个显然对自己额头上的“王”字更有兴趣的小娃娃,谛听点点头:“他阳寿没尽。”

    崔判官叹气:“他对生死没有敬畏,轮回不肯收。”

    “那就留下好了。”

    “留下?”崔判官瞪眼,“天天养你们这帮闲人已经预算超支了,今年财报很不好看的——”

    谛听一巴掌糊上去:“他自带奶瓶。”

    “那也没有先例——”

    “谁说没有?”谛听轻描淡写一扬下巴。

    崔判官愣住,捂着自己被拍红的鼻子转头。

    堂外黑白无常坐在台阶上打情骂俏……打打闹闹。

    谛听笑:“他俩不就是先例?”




    -5-


    DFBOYS发现养孩子不易。

    

    “谛听,我能去河里游泳么?”

    “谛听,你为什么不喝奶?”

    “谛听,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抱我?”

    “白无常哥哥……”

    小白受宠若惊——小孩还会找他——“怎么啦?”

    “谛听在哪里?”


    白无常很无力。他堂堂鬼差比不过一个四不像。

    “谛听他也有事要干,我们来陪你好了。”悄悄把自己爪子从黑无常手里扥出来,小白坐下把娃娃放在膝头。

    “可是……我和你们没话说。”

    黑无常难得露笑脸——小孩子,有前途。

    小白怒瞪他。

    “怎么会没话说呢——你还不知道哥哥们是做什么的。”

    小孩专心嘬吸管:“那里萌……四揍蛇么的?”

    听见小奶音心就化了,小白被萌得双颊通红。

    “哥哥负责从阳间往这里接人,接完送给判官——就是那个红衣服的凶叔叔——然后再把这些人送走,有些去轮回,有些去地狱,去地狱的可惨啦,被火烤被水淹……”

    黑无常一掌挥向他后脑勺:“别说些有的没的。”

    小孩眨巴眨巴眼,指指黑无常:“那他是做什么的?”

    小白摸着被拍过的地方,眼睛转两圈:“他负责拉高我们单位的平均身高。”

    黑无常斜眼:“我们单位就你最矮。”

    “……还有平均头围。”

    小白补充。




    -6-


    谛听最近发现小孩开始往无常殿跑了。

    “做什么呢?”

    小肉球扒在墙角踮脚看,被一根尾巴戳戳后背。

    “嘘——你看。”软嘟嘟的小胳膊一把搂过大脑袋夹住,谛听差点没透过来气儿。

    喝奶的居然力气这么大。

    无常殿和阴司其它地方没什么区别——除了办公桌后边那俩黏黏糊糊的家伙。

    “哎你轻点!”

    “没事的。”

    “被人看见怎么办?”

    “这个时候哪儿有人……”

    辣眼睛。

    谛听阴阳怪气冷哼:“你个小孩怎么净看这种东西?”

    “什么东西?”一派天真无邪。

    “……”

    无言以对。

    轻而易举地挣开他胳膊,压低身子:“上来。”

    “做什么?”话还没说完小孩倒不耽误工夫,小短腿一蹬吭哧吭哧爬上去,颠了两下,美滋滋傻乐。

    “少儿适宜的事情。”


    无常殿里。

    “你够了啊!”白无常一把抢过,“我好容易才从判官那儿眯来的,撕坏了小心他报复。”

    黑无常摊手:“报复也是找你报复。”

    “你这是追人的态度?”手里书打得啪啪作响。

    “终于承认我在追你了?"

    “……谁不承认了?”

    耳根子一路红到鼻尖,睫毛乱颤啊眼神乱飘,小白同学鼓着嘴低头狂翻那本快烂了的书。

    还真是一模一样。

    黑无常扯扯自己身上黑袍。

    从这里望出去,能看到十方阎罗的青木大殿。已经记不清是多少年前了,他跪在殿中磕破了头,血一汩汩地往外涌。

    “你甘愿不轮回不转世,就留在这里当一名小小的阴差?”

    “是。”

    “即使他记不得你?”

    “即使他不记得我。”

    过去那么累,不记得最好。

    一旦做了阴差,时间也就宽容了,他的所有模样,从那天开始就都没有变过。


    “喂,想什么哪?”

    猛地回神,一把勾住那人乱晃的爪子:“你看这书里都写了黑白无常是‘一对’鬼差,咱俩要不真当一对,多对不起人家。”

    “对不起个毛啊……”小白皱鼻子,“你难得说这么多话。”

    黑无常白眼:“你答不答应?”

    “那你等我考虑考虑……啊喂喂喂姓黑的霸王硬上弓可还行……”




    -7-

    

    话说,地府最近有两件奇事。

    黑白无常搞起了对象。

    地藏王销假回来发现自家谛听被人拐去当了坐骑。


    五方鬼帝临走前一脸感慨:“你们地府啊,每天总想搞大新闻。”

    黑白无常一脸无辜:“谁是大新闻?”


    

    -完-

    <<<



暴力膜蛤不可取。

崔判官是谁你们应该很清楚吧~😃~

黑白无常为何成为黑白无常的,其实可以写成很长的故事。

但是我懒。

边看我德比赛边写,最后结尾有些突然有些跑偏,原谅我。

最后说一句:DFBboys是永远的DFBboys🇩🇪。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6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