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澍】我们不熟【完】

我承认我爱玩儿-.- 这篇就是我的233333

事实证明我也可以一个小时写一篇出来-.-……


月下焚澍:

中秋节一发小甜饼(怀疑并不甜也不是什么正经的饼,毕竟完全没有情节)~世界上最可爱的彭彭和澍澍都中秋快乐~

>>>



演员B是歌手P的天字一号迷弟。

这大概是娱乐圈真真假假的消息中最确定的一个事实。


——P吹我只服niliB生。

P家迷妹如是说。

——万万没想到老娘第一次吃安利居然是本命给喂。

B家迷妹冷漠脸。


他们火得莫名其妙。

不过世事可不就是这样诡谲且老套——某卫视重金砸下的暑期大剧里男一靓女一美感情线爽快明朗不雷人,原本是百分之百万人空巷的设定,谁也没想到最后红得一塌糊涂的却是跟在男一女一身后默默刷存在的B先生。

——同情男二被塞一嘴狗粮!

——墙裂要求编剧给男二加感情戏!

——加个毛的感情戏,你没看那XX总跟他屁股后转,妥妥的忠犬攻好伐?

——嗷嗷嗷楼上好评,看剧的正确姿势get√

——懵懂受忠犬攻神马的简直戳爆了萌点

——对于这种硬凑CP的烂俗炒作剧情——你要问我资不资词,老子当然是资词的!

迷妹们打了狗血一样的创造力足以毁灭三个小行星,于是这股邪风终于扫荡到某大型同性交友网站,并最终刮成了龙卷风。

男一双目饱含热泪拍着他肩说恭喜,B先生则对着冲自己尖叫宛如讨债的迷妹们一脸懵逼。


 

——嘤嘤嘤,今天庆功宴B先生和XX坐一起了!

——他俩视线好有爱!

——XX还偷摸瞟呢,哎呦,你老婆要看就正大光明看好了[doge]

人类的想象力总是那么无敌。

 

正当大批妹子摩拳擦掌前仆后继准备扑进已经挖好的大坑时,正主就猝不及防给坑上加了个盖。

“我俩不熟。”

咣咣咣。

无数脑袋撞在盖上。

台上一脸八卦的主持人把假笑僵在脸上,台下观众如吞杠铃鸦雀无声,只有经纪人站在导演身边捂脸绝望。

B先生以为自己声音太小,清了清嗓又认真地看着主持人苍蝇腿似的两片睫毛间被美瞳撑得看不见眼白的眼,一字一句地重复——

“我俩真的不熟。”

大哥,不按套路来可还行?

主持人心里翻着白眼干笑两声跳过两张手卡,磕巴着想直接过渡到下一个环节:“那您生活中有欣赏的朋友么?”

然后就看见坐在对面那位祖宗嘴角扯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有。”


于是P先生的微博就此沦陷。

CP粉带着怨念来参观“破坏夫妻感情”的“第三者”,并同唯粉展开了三天三夜的激烈嘴仗,与此同时却有好事者顺藤摸瓜发现了两人之间唯一的交集——一个并不怎么火的选秀,一个并不怎么靠谱的公司,风华正茂的少年阴错阳差结成组合,那个缘分却也不过仅仅维持了半年。

如今却已过去这么久。


大型同性交友网站再立奇功。

当年两人的各种视频被再一次挖出,那些若有若无的暧昧也被人拿出来重新反复咀嚼。

只不过娱乐圈,总是充满了娱乐精神的。

“谢谢你们关心,我们不熟。”

这是一天早上P先生更新的微博。

啪啪啪。

所有人都听到了打脸的声音。

“请问B先生对他这番言论怎么看?”

对面的主持人依旧把八卦铺陈在噗噗掉粉的脸上,B先生沉默良久,眨巴眨巴眼:“我就是觉得他挺好的。”

主持人捧心:好好说话卖个什么萌。

“那、那他究竟哪里好?”

视线绕场一周,观众中不乏有幸灾乐祸的脸,B先生却坐直整整袖口,淡定非常:“哪儿都好。”

主持人:强行被塞狗粮的感觉真他娘不爽。

 

采访视频一出,微博头条立即沦陷:

——B同学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们,一切站我P和P我的家伙都通通没有前途。

——P家全球后援会会长资格敲定,以上。

——敲黑板,划重点啊同学们!‘哪儿’都好的’哪儿’究竟是哪儿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老司机不要污啊喂……


网上闹翻天,而当狗仔捉到录音棚外的P先生时,那个年过三十的男人淡定得不要不要——“我说过了,我们不熟。”

狗仔不甘心:“可是当年——”

“当年是当年,”他一字一字地看着话筒,睫毛盖住了眼,“现在是现在。”


当两方都不肯松口时,再八卦的记者也无法八卦下去,虽然迷妹们仍在坑底哀嚎黑心商家只管销售不管售后,然而娱乐圈却永远不缺新鲜头条。只不过从此往后的很多年里,P先生的微博评论多出了一个带黄V的家伙。

Mr.B:新歌很好听。

Mr.B:恭喜入围最佳男歌手。

Mr.B:不要泄气明年再来 [太阳]

Mr.B:圣诞快乐。

Mr.B:春节快乐。

Mr.B:情人节快乐。

Mr.B:清明节快乐。

P.C.Y 回复Mr.B:-.- 清明节就不要说快乐了。

Mr.B 回复 P.C.Y:嗷。


那两年里网路中流行一句话——只有不努力的安利,没有卖不出的CP。

 

不过最后都发生了什么呢?

 

比如他们一同出席慈善晚宴,在饭桌上说了好久的话。

P先生:看错了。


又比如P先生突然多了一个B先生栓在包上的骷髅头钥匙扣。

P先生:我只是喜欢才买了。


再比如P先生突然卖掉了自己原来的房子,搬到哪里去无人知晓。

P先生:换个环境有利创作。


再再比如B先生的经纪人突然同P先生的经纪人结了婚。

P先生:他们私底下见面和我们无关,我同他们不熟。


而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久到连国家都通过了同性婚姻而B先生一脸嘚瑟地和蹲在民政局前的狗仔炫耀小红本儿,P先生耳根通红,仍是一脸淡定勾着他肩抿嘴:

“我们真的不熟。”


记者:……嗷。


 

【完】


我裸奔了,你们随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68)
  1. 逍遥仙。 转载了此文字
    你们破破太太套路深啊
  2. 月下焚澍 转载了此文字
    我承认我爱玩儿-.- 这篇就是我的233333 事实证明我也可以一个小时写一篇出来-.-……
  3. 姜郎才尽月下焚澍 转载了此文字
    我党好努力,我却还在磨叽开头(ノДT)
  4. 陳與其_月下焚澍 转载了此文字
    你党太太忒努力,张嘴吃粮先。然而我还没动……嘘……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