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澍」什么鬼?「极短/完」

超短的小甜饼~一个很无聊的脑洞~

>>>


“进来,坐。”

一幢城郊的房子,枯萎的常春藤爬满外墙,藤蔓下的墙体发黑,大门被漆成红色,门后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白老师你……住在这儿啊。”

女生裹了裹身上大衣,勉强扯出一个笑。

男人看向院子里久未打扫的干枯落叶,侧身将女生迎了进来:“我朋友认识这里的主人,给我的价格很便宜——城里的房子还是贵。”

厅内光线很暗,角落巨大的落地灯后有一尊半人高的恶鬼刻像,巨大的黑影扭曲地铺满西面的整面厅墙,窗外有风过,落叶打在玻璃上低低作响。

“白老师,你这里,有点冷啊。”女生搓搓手。

男人唇角笑容很浅:“书房在楼上,上去吧。”

女生点头,跟在男人身后上楼,却在楼梯口不小心踩了一脚黏腻——

低头,脚边猩红色液体从地毯下缓缓渗出。

“啊!”

男人回头,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不起,你来早了五分钟,我还没来得及处理。”

女生惊恐地盯着他一口白牙,下意识后退一步,脖颈处突然吹过一口冰凉的风,有人轻轻扶住她腰,小声说:“小心。”

猛地回头,身后是老旧的木楼梯。

“谢谢白老师……”心中暗骂自己神经质,女生深吸一口气,却发现三步开外男人正用一双黑得不见底的眼睛看自己。

“怎么突然道谢?”他歪头,微笑。

啪嗒。

黏稠的红液滴上白色鞋面,鼻尖前浮着一把沾满血的切肉刀。

“啊!!”

咚咚咚咚咚。

咣。

门被撞开又阖上,昏暗的二楼楼道一片死寂。

嗒。

嗒。

血从刀尖滴下,落在地毯上绽出朵朵妖花,浓艳诡异。

嗒。

嗒。

血滴在接近,三米,一米。

男人将身上开衫合拢,眼里迸出一道光——

“彭楚粤你丫杀鸡给我回厨房去!”

 

身为一个大龄未婚男青年,白澍被逼婚是历史自然进程,然而战况之惨烈,却远远超出他想象。

“我不管!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不结婚给我弄个孙子出来也可以!”老爹在电话那头咆哮,电话这头同样气势如雷——

“不结婚我给你弄个鬼出来?!”

手机如同小鬼夺命铃,白澍一口气关了机收拾了几件衣服跑到机场准备给自己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马尔代夫大溪地普吉岛塞舌尔,老子一个人逍遥赛贝爷!

然后他就坐上了去乌鲁木齐的飞机。

没签证谁让出国。

但新疆这片土地倒适合白澍这种自认为糙汉子的家伙,自己租辆车随便来来走走倒是兴致不错,最后索性从路边小店里扛回一座恶鬼像打算添进自己“品味不俗”的收藏中。

“这位先生选得好啊,这鬼是辟邪鬼,买回去能保家宅太平。”

白澍对于这种鬼都不信的说法并没放在心上。

“真有的话出来看看呀。”

“噢。”

鬼像后探出一个脑袋。

“……您哪位?”

那人挠头:“不是你让我出来的?”

噢,他的确是见鬼了。

白澍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所以他很淡定地接受了自己扛回家的雕像中住了个百年老鬼的事实。

想起曾经对老爹吼过的那句话——不结婚我弄个鬼出来。

说啥来啥。

何等欧气。

 

白澍最近很苦恼。

他觉得自己太好说话了。

“哎哎,就是个小忙嘛。”

白澍瘫在沙发里眼皮都懒得抬:“那你要没碰到我怎么办?”

“那个店里每天能来很多人的。”

“你不能出去么?”

“雕像就是我的家,我只能在家周围活动。”

“……你们阴间真变态。”

“所以我要是完不成业绩的话,会被牛头马面修理惨的!”

彭楚粤眼睛瞪得又大又圆,白澍只看了一眼就别过头去——要了亲命。

“可一个月三十个也太多了吧?”

“我有什么办法?初级鬼只要吓十个就够了。”

“哦?合着你还是高级的?”

彭楚粤挺胸:“当然。”

白澍鄙视脸:“那天谁见到螃蟹蹿天花板上的?”

胸脯瘪了:“我是内陆鬼嘛……”

最后的最后,当彭楚粤对阎王发誓承包一切家中杂活作为报酬后,白澍……买回了一缸金鱼。

数量也不多,正好三十个。

“喏,吓吧。”

彭楚粤趴在鱼缸前:“可是……非人类生物只能算半个啊。”

白澍:“……”

“不过没关系,我刚发现你家这里很多其它鬼,我可以吓它们!”彭楚粤眼睛亮晶晶地飘起来。

相煎何太急?

白澍再一次对阴间制度产生了怀疑。

“真的有这么多鬼?”

“当然啦,光是被你打死的蚊子就有很多呢。”

白澍打了个冷颤。

从此以后白家房子方圆一公里的小鬼们通通表示——那里新来的鬼居然养了个人当宠物,真是英雄。

 

混熟了之后,白澍发现除了每个月要买无数新鲜橙子外,家里多个贤惠的漂浮物还是挺划算的。

“饭什么时候好啊?”

“马上!”

“我渴了。”

一只茶杯悠悠飘来。

“好无聊啊。”

电视无声自开。

“画符了!”

彭楚粤左手掌锅右手颠勺出现在身后。

开——大天狗一只。

谁还敢叫老子非洲人?网易,跪下喊爸爸。

白澍四仰八叉瘫在沙发里抱着心爱的尖叫鸡看着式神栏里一水儿的ssr,觉得整个世界充满希望。

叮——

手机屏幕亮,顺手接起:“喂——”

“臭小子!跑哪儿去了你?!”

五十多岁的老爷子,中气十足。

白澍掏掏耳朵:“您不是说我不要给您打电话么?”

“小子别给我来这套!我让你报名非诚勿扰你报了吗?”

“……”

“就知道没有,我替你报了!下周跟我去面试去!”

白澍蹭地一下蹿起来:“爸!”

“叫天王老子都没用,你必须来!”

“爸,我真的——”

“那周五给你安排了相亲,那个不去可以,这个你得来。”

“爸,我还不想结婚。”

“不行!我昨天参加老同学聚会,当爷爷的都有好几个了,我儿子明明优秀的很到现在连个媳妇儿影都没有,你说我丢人不丢人——”

“丢人丢人,你就知道丢人!让我结婚是吧?好啊,我跟鬼结婚去!”

气冲冲摔掉电话,坐在沙发上重重喘气,身边黑影晃动,转头——

“啊!”

“啊!”

白澍无语看天花板上的家伙:“……你这算超额完成任务吗?”

彭楚粤搓搓手:“多出来的名额计入下月就好。”

“……干嘛?”

“你不是叫我来的吗?”

“我什么时候——”

噢,对,他说他要跟鬼结婚去。

白澍太阳穴发疼,打量一眼悬在面前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家伙。

“那个……我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伴侣。”

啪嗒。

沙发上彭楚粤小学坐。

“稳定了。”

白澍捂脸。

 

托彭楚粤的福,白澍认识了隔壁一个设计师,而她当初选择留在人间的理由很奇葩——

“身为甜党绝不能容忍孟婆汤里的咸豆花!”

白澍:-.-

彭楚粤:-.-

“所以你要去哪里?”

彭楚粤坐在床上看白澍呲牙咧嘴地把设计师刚刚挑出来的领带打在脖子上。

“相亲……话说你最近很喜欢坐着?”

彭楚粤认真脸:“我要稳定。”

“噗。”

白澍从兜里掏出个橙子丢到他怀里:“就你话多。”

彭楚粤抽抽鼻子:“好香。”

打好领带套好西装,白澍站在门口换鞋,彭楚粤跟在身后捧着橙子关怀看。

“要走了?”

“走了。”

“真走了?”

“真走了。”

“不能带我去吗?”

白澍哭笑不得:“你见过谁去相亲带个雕像去的?”

“好吧……”

“重复一遍看家守则。”

立正站好:“不给任何人开门因为他们看不到我,不接任何人电话因为他们听不见我,不能随便出门逛因为很可能因为离家太远回不来……”声音渐低。

白澍把橙子从他手中拿开:“怎么了?”

彭楚粤眨眨眼:“你能不能早点回来?我一个鬼怕。”

“嗯?”

“现在七月半,外边阴气好重的。”

“……大哥,那是你同行。”

“它们要扛业绩嘛,这个时候最容易吓人了。”

面前这货不自觉地抱紧橙子缩成一团,白澍深深一叹,脱鞋来到客厅角落的鬼像前,一把扛起。

彭楚粤瞬间瞪大了眼。

“走吧……是是是带你去……哎你别这么看我……好了好了回来顺便去趟菜市场,多少橙子都给你买……你真别这么看我……彭楚粤你到底走不走?”

神像里的鬼喜滋滋钻进车里并且十分遵纪守法地系上了安全带。

白澍把神像扔进后备箱,捶一把老腰——

得好好研究下能不能让这货换个家。

随身携带的还是轻便点儿好啊。

 

-完-


<<<

对,文里有我对网易的怨念……

PS:下次再更文可能就是那篇车了😂 我们11月见……逃……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4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