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战】番外·给你个八分儿

这是一对儿最近越来越带感的奇葩CP😂

短,有bug,我知道,但我懒得改,因为我……懒。

送给蛋总[lof抽风艾特不上],如你所说我卖私货卖的很是开心,顺便也期待下您的八分儿?

>>>



词语:日常

解释:平日、平时;太阳的永恒存在;源自wow,指每天可重复完成的任务

造句:刑警一队长天天翻着花儿去三队串门,是市局警队日常。


“陈队,三队抢了我们案子!”

有警员跑进办公室一通咋呼,坐在桌上把魔方翻出花儿的男人一跃而下,长腿一迈人就到了门边:“孩儿们在此候着,待本大王前去讨个说法!”

话音落下,门外已没了人影。

“陈队好帅。”新来的收发妹子抱着大纸盒目送人出去,满眼都是星星。

低头签字的白澍笔尖顿了顿,面无表情道:“你眼睛挺大的,别浪费了。”

妹子蒙圈:“哎?”

“毕竟女孩长相随爸。”彭楚粤笑着从一边凑过来,放下手中报告,“师兄,这个尸检结果你看一下。”

收发妹子反应过来,臊得两颊通红跺跺脚绝尘而去。

“没想到陈队那个样子,人气还挺高。”彭楚粤靠在桌边感慨。

白澍哼:“总有人审美扭曲。”


三队与一队在刑警队大楼里不过是跨了两层的距离。办公室中围坐一群人,正中站着长身玉立的青年。

“嫌疑人虽然出具了不在场证明,但案发时酒吧中摄像头一直黑屏,并不能证明——”

笃笃。

Duang。

敲门声音很轻,下一秒却被一脚踹开。

肖战收声,头也不回:“一队长,我们在讨论案情。”

肩膀攀上只不安分的手,有人吊儿郎当在耳边乐:“三队长您继续,小的我也来听听。”

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

——卧槽,精彩了。

——下注下注,这次谁赢。

——一队我男神!

——去你的胳膊肘往外拐,我还压肖队。

——买定离手不退不换啊……

听见当作没听见,肖战暗暗握紧手中圆珠笔,一把扒拉掉肩膀上毛爪子咬牙:“一队长,非礼勿听。”

陈泽希还是笑得眼都看不见,掏掏耳朵跳上桌:“我不非礼,能听么?”

男人皮衣黑裤头发剃得清爽飒气,可露出来的一排大白牙落在肖战眼里怎么看怎么都像欠揍他妈给欠揍开了门。

“随便。”

肖战绷着脸转过身,阳光爬了整个后背,陈泽希托着下巴歪头仔细看他脑后黑发,又黑又柔特别想上去揉一揉再拽一拽。

噢,这样会被永久拉黑吧。

一队长嘴角冒出微妙的奸笑。





词语:孽缘

解释:形容某种不同寻常的缘分,通常为贬义,也可用作自嘲


肖战小时候长得圆,幼儿园的孩子口齿都还不清楚,天天含含糊糊地叫,叫着叫着,“战战”就成了“蛋蛋”。

肖蛋蛋。

陈小希第一次听见这名时从饭盒里拿出煮鸡蛋冲认真听讲的肖小战比了一下,撇嘴——明明就不像。

剥了壳的还差不多。

彼时彼刻肖蛋蛋同学正聚精会神盯着美女老师右眼下的泪痣看,小小一张脸绷得严肃至极宛如参加人民代表大会。忽然眼前一个不明物体横空出世——

“你吃吗?”

陈小希乐呵呵拖来把板凳坐到一旁,大方地和新同桌分享美食——一颗被剥得几乎只剩下蛋黄的煮鸡蛋。

肖蛋蛋默默转过头去,看一眼面目全非的蛋,又默默转回头来:“不用了,谢谢。”

礼貌满分,冷漠满分。

陈小希当惯了孩子王自诩怎样的娃都能搞定,丝毫不减热情又把小板凳向前蹭了蹭:“尝一尝,很好吃的。”

肖蛋蛋无声摇头。

“别客气啊。”

“……”

“我妈煮的蛋很好吃的。”

“……”

在美女老师终于师德发作不忍心再看被拒数次的陈小希而悄悄移到教室另一边后,肖蛋蛋转过头:“第一,我不认识你,妈妈说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第二,我已经拒绝了你你还要给我东西,这样很不礼貌;第三,剥鸡蛋要把鸡蛋壳都敲裂了再剥才会光滑,妈妈说吃了坑坑洼洼的鸡蛋我的脸也会变得坑坑洼洼,我才不要。”

五岁的娃说话还带奶音却强行皱起眉头像只生气的河豚,陈小希似懂非懂地点头,咧嘴一笑:“那你能教我剥蛋吗?”

等肖蛋蛋再回过神来,手边多了几个被扒了壳的光溜鸡蛋。

老师罚他们全部吃掉。

陈小希啃得津津有味。

肖蛋蛋:……哎?




词语:青梅竹马

解释:用来形容儿时的异性玩伴

词语变形:竹马竹马

变形解释:用来形容儿时的同性玩伴(?)


肖战见到这个词时是在初一一场期中考试里。词不难,但他当时却突然愣了一下,回头看一眼坐斜后方的家伙——陈泽希自打小升初后个子像坐了窜天猴般疯长,座位便被越排越后,肖战得把头转过一百度才能看见他丝毫没正形的坐相。

明明起点都差不多,怎么现在差距那么大……

桌前突然有巨大杀气袭来。

回头,班主任一双死鱼眼就在头上。

肖战最终还是借着平日在老师面前创下的良好印象脱身,从教师办公室出来,余光瞧见靠在一边的身影,立马转头向另一方向。

“哎哎哎!”身后那人三两步跟上,自然而然地勾上肩搭上背,“我为了等你连体育课都翘了哎。”

“自作孽不可活——”话说一半想起自己貌似也蛮符合这句话,肖战寒着脸瞪他,“晚上打一架。”

陈泽希声音陡然拔高:“为什——”

“你要不长这么高我也不用回头去看你,不回头看你我也不会被人发现,不被发现我不会被念叨一节课,所以是你的错——晚上打一架。”

陈泽希嘴角抽搐:“这位朋友你胡搅蛮缠都扯这么有道理。”

“打不打?”

“打打打打打……不过肖蛋蛋同学,我能问一个问题么?”

“说。”

“你考试的时候究竟为什么要回头看我啊?”

“……打两架!”


肖战不足为外人道的恼羞成怒换来的是晚上武馆里持续近一个小时的肉搏。

“停停停停停!”

陈泽希闪开一记勾拳倒退两步倒在地上喊停,肖战拿起一旁毛巾擦了擦汗,扔去一瓶水:“陈泽希你弱爆了。”

陈泽希四仰八叉躺在木地板上揉着膝盖呲牙咧嘴:“你膝盖疼的时候打一个小时试试?”

一年蹿高近二十厘米,就连睡觉的时候腿都在痛。

肖战居高临下看他满头满脑的汗,嘴唇微动嘀咕两声,坐下来拍开陈泽希的手,把毛巾搭在膝盖上开始轻轻重重地按起来。

陈泽希稀奇地看看膝盖上那双手,又看看双唇紧抿的肖战,再看看膝盖上的手,眼睛瞪得老大又重新眯起来,双手枕头得意地晃脚:“对就是那儿……再重一点就好了……那儿再轻一点儿……嘿,朋友你公报私仇来的吗……”

疼都止不住这一张嘴,肖战内心狂翻白眼。

两只膝盖都按过一遍,陈泽希一轱辘从地上坐起来蹦跶两下:“不错不错,给个八分。”

肖战把毛巾往肩膀上一甩。

“剩下两分被你吃了?”

“这不是留给你当进步空间嘛。”

肖战拐去一肘:“美死你。”

陈泽希得意地哼起小调:“你这么美,你这么美……”





词语:近墨者黑

解释:一句俗语,指接近坏人可以使人变坏

同义词:近猪者肥(?)


肖战初中狂补的营养终于在高一产生了效果,一月一长不过半年就同陈泽希一样呼吸起海拔183厘米的空气——当然也同时尝到了几年前陈泽希那份甜蜜又痛苦的膝盖酸胀。

母亲心疼儿子,强制暂停了武术课,并从抽屉中抖搂出来一件神器。

于是当晚约肖战出来做功课的陈泽希见识到了破洞牛仔裤内穿黑色打底裤的老干部fashion。

肖美人的脸很臭,但世界上唯一不怕他脸臭的人就坐在对面,于是他受到了整整十分钟三百六十五度的无情嘲笑。

“肖蛋蛋同学您要改名叫肖大爷了吗?”陈泽希揉着眼睛直起身。

“……闭嘴。”耳根子红得像苹果,肖战给去一爆栗,“再笑我就走。”

“又不是我逼你穿你干嘛打我?”陈泽希捂着脑门叫,眼睛仍是滴溜溜盯着一双大长腿,“你小子这是彻底的逆袭啊。”

肖战伸了伸腿,脸上有点得意,刚想回嘴却瞧见陈泽希撇头帮他叫饮料时耳朵后边红成一片的皮肤——“你打架了?”

陈泽希鄙视了一把,把头伸来撩开头发让他瞧仔细:“你哥哥我哪儿就那么中二了。”

“你纹身去了?!”肖战盯着耳朵后小巧的兔子头低呼。

陈泽希嘿嘿一乐:“今天街上看见有纹这个的,就去了。”

肖战突然幸灾乐祸:“你爸要看见这个不得楔死你?”

陈泽希难得心虚,把可乐给他满上:“那个,这事儿先不要告诉我爸吧……”

肖战挑眉:“给我个理由。”

“我纹个身都纹的是兔子你还管我要什么理由?”

是的,因为爱吃萝卜爱吃菜且门牙个头大,肖战最近被光荣地赋予了肖白兔的美称。然而万万没想到陈泽希嬉皮笑脸顺嘴溜出来的是这么一句,肖战表情一时有些扭曲:“……你这话,说得嘴不酸吗?”

“酸什么?这恰巧证明了我俩的革命友谊固若金汤,你说你不跟我一样也纹一个也就罢了还要去告发,这对我来说何其残忍——”

肖战滑稽脸:“我纹什么?大脸猫?”

“……这个对话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虽然肖战最终没有纹成大脸猫,却养成了时不时去撩开陈泽希头发看纹身的习惯,而直到很久以后当他住进男生宿舍,看见室友拿出的花花公子杂志时,才恍然大悟那个兔子究竟是什么——

陈泽希老子信了你的邪!


关于大学和未来,陈泽希和肖战从没有特意做过约定。

高三时老师带不过四十多个学生,把一班分成了两班,陈泽希在一个班,肖战在另一班,一天午休时陈泽希突然跑进来一屁股坐在肖战面前,肖战倒像不意外他出现,轻描淡写撇一眼又低回头去看书。

“我要去警校。”

“噢。”

沉默片刻。

“我也是。”

“你爸没反对?”

“他反对有什么用?”

“唉,怎么感觉甩不掉你了一样。”

“……晚上打一架。”

后座上午睡的同学拍案而起——都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打情骂俏了喂!





词语:奸情

解释:过去指违背道德的感情,现在指……感情。


刑警队的一队长老是笑眯眯的,眼睛还特小,一笑就消失。

“陈队,你怎么老笑啊?”

陈泽希把从不肯老老实实待在肩膀上的皮衣往上扥扥,又显摆自己一口大白牙:“没不开心的事为什么不笑?”

刑警队的三队长并不怎么爱笑,无数妹子背地里感叹白瞎了那双桃花眼。

“肖队你怎么不爱笑啊?”

肖战从报告中抬头,眼神安静得不得了:“没开心的事为什么要笑?”顿了顿,压低声音嘀咕一句,“又不是楼下那痞子。”


在一队三队待久了的警员,难免会学会他们老大一句口头禅,甚至连平常最淡定的白澍也不例外——

一日例行事后,彭楚粤抱着床单扔进洗衣机后美滋滋跑回来:“师兄,我今天怎么样?”

白澍抱着枕头眼睛已经闭上,半晌从被窝里幽幽飘出一句:“给你个八分儿。”


又是一次一三队联合办案,肖战一天早上来到办公室时发现气氛有点不对。

“怎么了?”

“没事啊。”陈泽希若无其事地拿起一旁文件认真研读。

绝对有事。

肖战扫视一眼作鸟兽散的警员,心里嘀咕。

“小邹,去看一下痕检科的结果出来没有,出来了就直接拿到我那里。”

“知道了……蛋蛋队长。”

门外脚步邹然停住,门内低低的笑此起彼伏。

“陈——泽——希。”

彭楚粤无奈看向一旁一本正经努力降低存在感的罪魁祸首,迅速把桌上东西扒拉进抽屉拉起一旁白澍溜进解剖室——是非之地,谁爱留谁留。

据说那天一队长跟在三队长屁股后边整整一天,最后也不知说了什么,一向喜欢板着脸的三队长噗嗤一下,又是碰巧在场的收发小妹呆了三秒,随即捂着脸一路无声呐喊奔回了收发室。

仗着美色行凶的简直太、过、分、了!


当然,在很久很久以后,当收发小妹变成了收发老妹,也学会了在年轻同志来请教“三队长和一队长是否互相看不顺眼”的时候挂上老司机笑:

谁会和自己看不顺眼的家伙一勾搭就是几十年?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70)
© | Powered by LOFTER